启动建筑
 
列表1列表2

RE-EXPERIMENT:LIVE EXHIBITION OF CHINA ACADEMY OF ART SCHOOL OF ARCHITECTURE

「不断实验」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实验教学展

「不断实验」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实验教学展
RE-EXPERIMENT:LIVE EXHIBITION OF CHINA ACADEMY OF ART SCHOOL OF ARCHITECTURE丨2017丨

「不断实验」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实验教学展丨2017

KEYWORDS:ACADEMICS

关键词:教学



2017年4月9日,在建筑艺术学院成立十周年之际,「不断实验—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实验教学展」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隆重开幕。

展览分为如画、材料、椅房、批判 / 混响 / 边缘、建构、观绘、书写、虚无 / 城市等八个板块,以教学的实验性为唯一标准选择参展教师和课程,课程范围涉及五年制全部教学课程与四年制的局部,对建筑艺术学院「实验建筑」教学探索的一次全面展示。

借本次展览的契机,山山对自己近年来的教学思路做了系统性的反思与梳理。



不断实验教学思考 - 不怕虚,虚得实在


戚山山

2017年8月30日



在 “不断实验” 的教学展上,王澍老师把我三年的毕业设计课程经历取名为 “虚无/ the void”, 有丝诧异。一想也对,之前的教学依次为 「另 · 世界」、「另 · 事件」,重点就在这个 “另” 字上。 虚,即是另。

虽然围绕的线索是 “另”,我并不觉得这对于建筑教学的理解是超出常理或不着边际,反到是紧咬着逻辑不放,一直追问学生一环环设计判断的 “深层逻辑是什么?” 这个 “虚无” 必须实诚,得追根盘底地问究竟。所以说,「另 · 世界」、「另 · 事件」一定是关于千千万万饱满的世界,和环环相扣且饱满的事件。

说小说与建筑有关联,也是最广义的关联,例如故事本身的线性或非线性逻辑,空间、时间上的线索,或小说结构本身。而更重要的关联,是关于精确度,因为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先写小说,再画画,做装置,然后是建筑,从文字结构到形式空间再到场景层层叠加,这条人文的思考线索需要清楚的认知和准确的表达。所以即便是让学生把吃饭的行为轨迹记录成空间轨迹,也是训练抽象的精准,和再现的精确。

2.5维的思考,也是落在了 “虚无” 二字上,恰好落在了看不见的时空里,这是一个很实在的 “探究什么是没有的” 过程。我们都夹杂在一个看的见和更多是看不见的世界里,过度清晰的二维或三维表现,反而是假象。你身处的空间、目光穿越过的空间、最后注意力落到的空间,这些无直接关联的空间发生了关系,它们叠加、缩小和放大,串成了印象和记忆中不存在于现实的真实空间,才是2.5维看世界的姿态。

一条线可以看出不同的界面,看到不同的世界。这就是建筑的敏感。敏感是一个很好的词。








Media:Interaction Of Calligraphy And Architecture

《诗书画》- 媒介:书法与建筑的交织

《诗书画》- 媒介:书法与建筑的交织
Media:Interaction Of Calligraphy And Architecture丨2016丨

《诗书画》- 媒介:书法与建筑的交织丨2016

KEYWORDS: Calligraphy And Architecture

关键词:书法与建筑



2016年11月6日,山山作为第三届《诗书画》年度展——道象·王冬龄书法艺术展嘉宾在《诗书画》年度学术座谈会发言,针对此次展览浅谈建筑与书法的关系。

 

 

媒介:书法与建筑的交织

戚山山

 

关于书法,作为一名建筑师,我关注的是“书法”之外:书法的媒介,书法与空间与人的一切关系。

 

传统意义上的书法艺术展,书法作品被小心翼翼地搁置在一个展示台面内,这部书法成了唯一被所有人关注的对象。旁边或许还写着请勿触摸的告示,杜绝了除了视觉之外更多维度的感知或互动。当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法作品时,承载它的这个空间,即便再好,都是被忽视的,就像相机对焦时被模糊的背景。而假设关注点被调回到空间尺度,书法作品本身因其尺度过小反会被忽视,因为肉眼可看到的距离或可集中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这里,书法与建筑,同为艺术,但似乎是隔离的,互不相干,不可兼得。我认为这种关系倒是可以通过另一种设计思维去突破,使两者互通。

 

书法,必须通过一套媒介的互动才得以呈现,被人感知,所谓习惯上的文房四宝。王冬龄老师在太庙所展现的巨作 [道象],传统的笔墨纸砚被替代和转译了:以长杆为笔、白漆为墨、不锈钢镜面为纸、油漆桶为砚。此时,书法作品不在一张36厘米*32厘米的宣纸上,而是呈现在3.6米*32米的反光界面上,媒介变了,载体变了,尺度变了,书法与人之互动的法则也就变了。在太庙,王冬龄老师的书法作品成为了一个广义上的“物”,在这个极其具有特征和富有使命的空间里,我们关注的则是与人的一切互动。而这件“物”的材质—不锈钢镜面,作为反映周遭环境的荧幕,又进一步增加了与人与空间的互动。字在镜面上,字在空间里;人在空间里,人在镜面里;人、与字、与镜面、与空间四者交织。这里,在太庙,书法已不代表书法本身狭义上的功能。

 

其实这就是建筑,“与人最根本的互动” 便是建筑所关注的最基本话题。建筑区别于建筑物,建筑是一种思考方式。建筑是思考与之发生关系的内容,包括微妙的社会矛盾和张力、包括自然与非自然的定义和状态、包括历史和未来的连接和转译。  我一直认为,空间是有态度的。太庙的气场不仅体现在它浓郁的历史、文化积淀,还在于它是一个有着强烈态度的场所。太庙的态度在于它是一个极具仪式感的空间,庞大、气势恢宏。在这里人的一切感知都被重新协调,我们的行为举止被建筑所控制,呼吸抬高了,注意力凝聚了,并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虔诚朝拜。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书法不应仅是方寸纸面上无力的展示,而应该通过某种与太庙相似且富有张力的方式来引发人的共鸣。而[道象]相对的大尺度与充满力量的形式语言,和太庙的空间气场非常契合,促使人们产生类似的情感与行为。

 

 

 

其实,这样大尺度的书法界面竖立在太庙中,已成为建筑语汇中的“屏”。我们一直称 “王老师在太庙办展”,这里王老师的书法展是“事件”,太庙为“地点”。太庙二字,仅增强了事件的权威性。其实反过来说,真正就空间平面而言,太庙为全部,书法字架仅为一条线。它的出现成为了这个建筑布局中新添加的一笔,从空间逻辑出发去思考,这一笔该如何勾勒呢? 作为一种建筑语言,这条屏风“线”和太庙里的柱网“点”一样成为空间逻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线”与“点”是如何组成这个新的平面成为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立体上,屏风的功能是分隔空间或阻挡视线,所以这一笔,一定分界着两个空间,那我们又如何定义这些空间的划分。它既然成为了建筑构件的一部分,是否有义务去遵循建筑本身构图逻辑的原则。柱子的功能作用不仅在于结构支撑,更重要的是表达建筑语言中的严谨逻辑,并且是引导人与太庙空间关系和动线感知的重要线索。太庙的柱网结构本身是引导人纵向进入,现在加入的这面“屏”,改变了人的动线,引导人们横向观看作品。再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们把书法呈现在一个媒介(屏风)上,又将这一媒介植入建筑(太庙)内。我们可否直接跳过这个中间媒介,例如直接将王冬龄老师的书法呈现或投影在太庙本身的纵向巨柱上,使字与建筑的关系更切合?此时书法不只是平面文字的表现,而是成为了立体建筑关系的一部分,柱网成为体现故事和文言的媒介本身,太庙更为贯穿历史和当下的一个态度。诸如此类关于书法和建筑关系的思考,我们又该如何去定义和呈现?

 

从前书法与建筑不产生太大关系,现在王冬龄老师的[道象]与太庙同时开始与人产生互动。而书法与建筑如何相容为某种交叉且统一的逻辑形式,这又是一门有意思的学问。

 

 

THE 'OTHER' WORLD

对话【“另” 世界】

对话【“另” 世界】
THE 'OTHER' WORLD丨2015丨

对话【“另” 世界】丨2015

KEYWORDS:The 'Other' World

关键词:另世界



Architecture is a way of thinking.
建筑是一种思考方式。



中国美术学院2015届毕业设计展于5月中开幕,此时象山美院14号楼建筑艺术学院展厅,达到了历年观展人数的高峰。接踵而至的媒体和观展者中,有人怀抱猎奇,有人品玩表达形式,也有人思索建筑教育的应有方向或报以批判。而他们都对这次展出拥有共同的印象——语汇的混合、表达的开放和对学生个体的尊重——外界闻到了破茧的气息,即使难以准确描述这气息从何而来,但确乎感知到它的存在。为此,我们邀请了今年毕设【“另”世界】组的导师山山(Shanshan QI)进行一次带有目的的谈话,以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分别从本年建筑系毕业设计的初衷和内容、建筑学教育现状及发展方向、美院教育国际视野与本土关怀的平衡等方面,讨论设计教育的意义。

本篇谈话记录并不是一次组织方的猎奇之旅,也不是站在“上帝视角”的体验复读。我们不仅希望尽可能真诚地解答毕设真相,更希望能给读者(无论是教育者、受教育者或从业者)带来一些对于设计教育的讨论、批判和共鸣。



THE 'OTHER' WORLD 
【“另”世界】


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通种四种媒介(文字、视觉、实体、空间)的交叉提炼,实现从模糊到精确的逻辑跨越和系统表达。







山山SHANSHAN QI
哈佛大学 建筑学最高荣誉硕士 
哥伦比亚大学 建筑学最高荣誉学士 / Summa Cum Laude 最高荣誉

美国 STUDIO QI 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 主持建筑师
国际新锐建筑师 / 艺术家
中国美术学院外聘教师



“教育的目的是挖掘学生思想的本质”

Q:  
基于怎样的初衷去开启毕设?

在带这门课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国内建筑教育的一些现状,包括对于毕设的普遍态度:很多毕设题目是在“做项目”—— 即把很实际的东西“假题真做”,其背后的观点为毕业设计是学生走入职场前的彩排。但我的求学和教学经历一直告诫着,建筑教育的核心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最后一年的毕业设计,是对大学五年已有建筑探索和认知的升华,它的课题应激励学生多方面开拓个人思想和建筑语言,是人人为此期待和珍视的学业“高潮”。然而现在国内的另一个现状是,很多大五学生都会在同时忙着出国申请、找工作、毕业旅行,从老师到学生都对毕设不够重视,有些本末倒置,我就设想如何调动学生主动的兴奋点,希望将个人的主观诉求转化为超乎寻常的创造力。

开课前我给学生的课件,除了一系列关键词和与空间相关的提示性词汇外,白纸上没有设计解释,没有具体功能要求,没有出图规格和数量要求。仅有的几个关键词本身,比如‘四象’、‘混沌’、‘狭窄’……,也是混合且多面的。这张极简的白纸恰巧可以引起学生的兴奋点,这十几个关键词等待他们去扩充。 但有观点并不是终点,能拓展、深究、表达、展现和反复论证自己的观点才是。「‘另’世界」的题目就是去追溯未知的世界,它是探索、反思和创造的挖掘,是思维批判到升华的推进——它的起点是模糊的,但终点是精确的。在这里,建筑是一种思考方式,而不是终结。

正如我一直在说,“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我们都认为,设计,是一种发源于设计者本身的创意行为;教育,则应引导设计者更接近问题本质的过程——设计教育,作为一种并行推动,其本质已远远超过线性输出-接受的简单范畴。而毕业设计,作为一个多方位承上启下的经历,是学生们在未来生涯将要进行的研究和探索的开启。



“在课题研究中,关联是高于终端存在的”

Q: 原动力是——有观点、能证明。那你又是在毕设中具体用什么方法达到这个目的的呢?之前根据我的大概了解,是从写小说开始,以此激发一系列想象……是么?

不是。

很多人把小说单独挑出来说事,但在我的教学体系中,四种媒介——文字/小说、视觉/绘画、实体/装置、空间/建筑——在平行互鉴的基础上进行延伸,并不是环环相扣的线性承接,任何一者都不构成另一者的补充阐释,而是以新的态度和立场重新构建「‘另’世界」。之所以选择小说/虚构作为开端,是源于文字的可接触性和系统性,语言同思维有着相对更为直接的接触,极强的个人色彩可以被发挥,然而当均质的文字被某种逻辑重新组合时,它又表现出类似于建筑设计的系统性和逻辑性。绘画,又引入了新的“维”,它提取自身的肌理、状态、网格、秩序和系统关系等,重新阐释议题。装置,则是涵盖主观立场的概括性总结,学生抽取自己在构建“另世界”过程中形成的观点、道理、逻辑或社会看法,形成具有感官冲击的三维模型。建筑,则强调事件的交互,将运动时间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建筑学不是形式的知识,而是知识的一种形式。

课程设置还包括了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展览,每个阶段的作品都会面向外界进行展出,展览的形式也呼应着四种媒介的自身特质,学生需要在这样的媒介漂移中梳理精确的逻辑,并延伸到表达系统。


 

另世界小说展现场 2014年10月中旬


小说 《明火》 王春威


绘画 《森林》 刘东英


绘画 《水母米莎》 朱昀婷


装置 《感知的呈现——精神架构》 卓志杰 毕设铜奖


装置 《牵制——“世界的缩影”》 周轶玲 毕设银奖




“文化不等同于文化符号”

Q: 我们都知道中国美院一直将弘扬本土文化为己任,而你又是西方教育背景下的老师,那么你觉得美院今后如何面对中西方文化的问题,也就是国际视野和本土关怀两者之间的平衡?

它可以跨越文化的界限去寻找这种共性,可以跨越人类对现实世界的经典解读或偏见,可以应用在乡村、城市、历史、未来或者针对某一个特殊人群。例如,有学生用一系列较为现代的建筑分析语言去解读古典戏台之间的穿梭,并且将这个建筑物品架构于不同年代及内容的古画之间,她的表现对象是很古典的,但她的手法却是西方、现代的。又有同学的作品是关于讨论残疾人与非残疾人的社会和空间关系,或是通过研究手影投影来创造聋哑孤儿院的空间与事件关系……我觉得优秀的文化是关怀个体、关怀现象的,本土关怀是更是一种广义上的包容精神,不是割裂时代而存在。




《亘囿》吴颖甄 毕设金奖
‘契合’之绘画《角色的世界》/《观众的世界





 

 

《手影孤儿院》 王杭旭 毕设铜奖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Fiction

【“另” 世界】• 小说

【“另” 世界】• 小说
THE 'OTHER' WORLD : Fiction丨2014丨

【“另” 世界】• 小说丨2014

KEYWORDS:One-dimensional

关键词:一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 The Magician/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罗伯·格里耶


【FICTION】 / PROJECTS

【小 说】 与 作品


Writing, a form of expression. 
Fiction, a form of writing. It is any work that deals, in part or in whole, with information or events that are not real, but rather, imaginary and theoretical—that is, invented by the author. It includes the characters, the plots and the settings. It pictures the thoughts,
the actions, the language, the appearances, and sometimes the exposition.The First Part of the studio asks the students to write a fiction that is unwrapped and generated from a word(s) chosen above.


选择小说作为课程开端,源于文字的可接触性和系统性 —— 相较于其他可记录的文字交流形式,语言思维有更为直接的接触。不同于“借鉴文学模式认识建筑”的方式,“另”世界小说的构想来源于作者自己创造的文学,即“自我表达”:建筑师本身即作为小说家去认知世界,并付诸建筑。主观驱动力推动学生极尽发散思维——既有世界构想的而发散,也有表达方式的发散。再者,语言作为一种均质的表达又不同于绘画等本身包含层级系统的形式。构思一篇小说,需要学生在被局限于书写方向和顺序的表达中构建丰满立体的系统。

写作,人类表达方式之一。
小说,文字表达的一种形式。笔者想象、设计并虚构处理着部分或全部内容。它围绕刻画人/物、情节、环境;并对心理、动作、语言、外貌、场景等有着具体而深入的描写。人们常常忽略用一篇小说,一部电影或者一幅画作为建筑设计的直接来源的想法,这是在该毕业设计课中希望实验的。小说可能是设计作品中平行或并列存在的表达方式之一,也可能是设计者自拟的最富有感情色彩和具有责任心的设计任务书。



DIRECTORY
 
作品目录

"Owl Express"《猫头鹰快递公司》

Hanbing Zhao 赵寒冰

"Fire"《明火》

Chunwei Wang 王春威

"Bees Gift"《蜂群的礼物》

Hangxu Wang 王杭旭

"Sectional Cooking"《烹调的剖面》

Yiling Zhou 周轶玲

"Play"《戏》

Yingzhen Wu 吴颖甄

"Supermarket Killings"《超市杀人事件》

Dongying Liu 刘东英

"Dream Reality"《梦境的现实》

Zhijie Zhuo 卓志杰

"Octopus"《章鱼》

Chenglong Ma马成龙

"Dust"《尘志》

Qifa Sun 孙启发

"Four"《四象》

Chong Hong 洪  冲

"Desperate City"《绝望的城市》

Jianhui Wang 王剑辉

"From the Deep Sea"《来自深海》

Pei Jiang 蒋  佩

"Misha Jellyfish"《水母米莎》

Yunting Zhu 朱昀婷

"Ancient Wild World"《荒川记》

Siyuan Ding 丁思园

"She"《她》

Didar 泽  达









EXHIBITION】 / DISCUSSION
【展 览】 与 讨论


TIME: 2014.10.13-2014.11.13
LOCATION: China Academy of Art Xiangshan Campus, Building14 

时间:2014.10.13-2014.11.13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中心校区14号楼展厅



"For the limitation of writing.   
This exhibition maximizes the power of the limitation of writing. Varies actions can be taken when stepping into the exhibition hall-viewing, glancing, guessing, or, reading. There are 15 extremely different fictions, each with an unique setting, plot structure and writing style-the past, the future, the underground, in the space, love story, hate story, action, science fiction, and fairy tales. Yet, each story can only be recognized and understood when reading closely, which requires concentration, short-term memory and is limited by the direction of writing.This exhibition chooses to break all 15 fictions into parts and mixed their order of presentation with others. All words are printed in the same font , size and format, and fill the entire exhibition hall. Reading, as a process of receiving and processing information that is signified, is here being challenged."

对于展览的置入以及以此作为戏谑性的“另”世界-小说阶段性的结束,山山觉得这是另一种表达。展览本身即是一种表达,加入一维文字的线性传递和观展者人为酝酿,三者的交互其实是另一种可能性的呈现。小说在创作过程中,仅仅是作者与文字之间的单向互动,当第三者 —— 阅读者进入时,整个“平衡”状态即被打破。在整个40万字的展厅中,阅读者接受的信息其实并不直观,阅读是一种高度集中的近距离个人活动。

“文字提供组织形式内的自由,同时受到表现形式的限制需要绘画和三维模型等媒介共同参与,小说展的举办将文字表达的单一、均质化最大限度反向放大。展厅墙上呈现着被打乱的非线性故事,展厅中央的展台上放置着15本红色封面的成册小说。冰冷均质的矩阵文字空间,给阅读者提供一个信息量极度爆炸的氛围,阅读者对信息接受却又充满疑惑。每本册子通过细绳相互串联但却依然在陈展过程中不断失窃,各中无奈却夹杂着被认知的窃喜,同时证明阅读是一种近距离的个人行为。这些事件的发生迫使学生重新思考并进行下一步创作。


文字表达的局限性。

展览希望使文字表达局限性的力量反之最大化。踏进展厅,诸多行为将会产生,瞥、看、观察、快速浏览、猜测、或者阅读。这里有15个非常不同的故事,都具有独特的设置、情节架构和写作风格,它们各自关于过去、未来、地下世界、宇宙空间、爱情、动作、科幻或童话。然而,每一个故事都只有在近距离阅读的条件下才能被认识和了解,这需要集中注意力、短期记忆和被局限于书写的方向和顺序。展览选择拆分所有这15部小说并相互混合和打乱顺序。所有文字都是相同的字体和大小,并填满整个展厅。阅读,一个接收和处理信息的过程,在这里备受挑战。”






Condensed Version

Under a revolu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isrupting the existing social order, personality in the chaotic world dislocation, irrational control, molecular memory jump out of the brain, robot filled with the whole city, resurrection of the murder victim, owl as a messenger. However, it all just theater a comical farce, world operate as usual, dragon remains in charge of outsider, nine sub hidden track in the world, octopus brother and stem cell division of human cloning longing for a bright future, but I do not know the deep sea jellyfish is planning to a great plan..


15部小说整体串联精简版

下一次科技革命,扰乱了现有社会秩序,人格在混沌的世界中错位,理性失去控制,记忆分子跳出大脑,机器人充斥着整个城市,杀人事件中的被害者复活,猫头鹰充当着信使,然而这一切只是剧场上的一场滑稽闹剧,世界照常运转,龙仍然掌管异界,九子隐迹在天地,章鱼兄弟和干细胞分裂的克隆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却不知深海里的水母正筹划着一个伟大的计划......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Idea-gram

【“另” 世界】• 绘画

【“另” 世界】• 绘画
THE 'OTHER' WORLD :Idea-gram丨2014丨

【“另” 世界】• 绘画丨2014

KEYWORDS:Two-dimensional

关键词:二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 The Mag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罗伯·格里耶



【IDEA-GRAM】 PROJECTS

【绘 画】 与 作品


Drawing, another form of expression. 



文字与图像各自作为独立的创作媒介在表达和内容上相互承接,以此实现思维和呈现的交互。作为语言独立存在的文字,具有传达信息的功能,而绘画在交流方面具有超越文字的能力,但本身不具备传达信息的功能。绘画中“一看即懂”是视觉沟通的主要目的,甚至是视觉意义超越本身表达的内容。将小说阶段的内容从文字表述递推到象形思维是扎根于内容表达。脱离内容和依附的绘图训练是单纯的视觉语汇训练,很容易失去社会性,陷入作者个人世界的创作中。绘画将一维小说叙述的时空压缩于二维空间中进行表现,并且在二维空间中试图表达三维空间感。画面中的真实空间感是脱离重力和视觉限制后对真实世界的物质秩序的反映。

作画,另一种表达方式。
Idea-gram 有别于画或示意图,(Drawing / Painting)是一种描摹,是个人情感或现实的一种呈现;(Diagram)则是一种说明,是概念的图示化和逻辑化的展示。Idea-gram 介于二者之间,关注独特的空间与存在,描绘过去与未来,实现假设的幻想与效果。同时它作为一定程度的概念说明,容纳观点、视角和态度,是理论的注脚,是心智与创意可能性的深度探测。Idea-gram 是“另” 世界中“本我”的愿望、情感甚至是潜意识,按照美学逻辑转化成可知的图像,从而形成更多义、层次丰满的表达。新的逻辑形式与旧有议题产生交叉、渗透进而重构,即是一个筛选提炼的过程,也是一个再次发散的过程。在此阶段,主观驱动力再次被绘画的多元性和自由度所刺激,情感、议题、场景在新的媒介中得到再次表达和延伸。




《来自深海》(蒋佩 / 钢笔,841×594mm
关键词:水母
作品围绕小说内容深海和陆地不同生物之间的战争进行描绘,画面使用机械的张力及其联动性表达这一主题。画中主体物为一只机械化水母,在交织错乱的深海背景下,自身运动的同时带动着与之共生的小牧鱼,背景中的齿轮意喻支撑和改变机械化水母运动的必要条件。



《章 鱼》系列(
马成龙 /钢笔,841×594mm
关键词:章鱼
作品用四幅连续的画对应主人公性格的裂变,以线为主创作来源于故事逻辑的回应。



《猫头鹰快递公司》(赵寒冰 / 钢笔、铅笔,841×594mm
关键词:猫头鹰
通过梳理小说中对投影、幻影的描写情节,作品以画的形式表达不同视角下的世界,渲染出一种不安、不知所措、压抑的感觉。




《真实的虚构》系列(
周轶玲 / 钢笔,420×297mm
关键词:分子料理
作品以抽象的黑白线稿描绘现实世界中主人公所进行实验的场景,试图将观者带入认知的错觉。当熟悉的场景以变相的方式展示时,观者往往又会害怕承认现实。




《真实的虚构》系列
周轶玲 / 水彩、盐及其他420×297mm
关键词:分子料理
《真实的虚构》系列以水彩画颜料配合多种材料,意图表达丰富的触感体验。画面描述主人公进入分子时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与主人公一样,观者也许会将它们看做“章鱼的触角”,“嘶吼的疯狗”,“光滑的泥鳅”,“助手的气息”。其实它们都取材于分子显微镜下的食物剖面,是最真实的存在。面对未知事物、在未知世界,过往经验往往无法做出正确的认知,因而“错觉”也由此产生。



《剧场的抽象》《舞台的抽象》(吴颖甄 / 铅笔、水彩,1070
×363mm
关键词:契合
作品以长卷形式展开舞台上演员的心理活动和时间发展的过程。



《视 梦》《消失的位置》《消失的时间》(卓志杰 / 铅笔,594×841mm
关键词:错位
作品以“无尽的街道”的情节再现支撑小说场景,三幅组画用非正常的尺度关系探讨真实和虚假的关系。《视梦》上半部分看似是天空的繁星点点,实则是一个倒转的密集城市;下半部分是一个巨大的眼球,同时又是一个城市街道。当下半部分呈现城市街道上半部分为天空时,左右两边的空白即为沿街的建筑立面。反之,空白即是空白,眼球成为视觉中心,背景像消失了一样。《消失的位置》利用错位的“空间视角”将观者带入非正常的空间体验当中,用身体而非视觉感受空间。《消失的时间》中用静止的画面表达动态的意象,希望观者用主观时间感知、“看”清事物本质。



《森 林》(
刘东英 / 铅笔、粘贴、尺规 ,570×830mm
关键词:快递员、摄影师
作品为三幅组画之一,三幅组画分别对应小说《超市杀人事件》三个情节。《森林》将画面抽象概括为场景的叠加,用尺规做出古典透视吻合的画面结构。




《水母米莎》(朱昀婷 / 钢笔、铅笔,780×830mm)

关键词:水母
作品提取小说中主要场景进行描绘,以二十四个均分的格子衔接情节的起承转合,并对空间边界进行探讨。
画面中的各元素如三角、圆、方形等是对小说中角色或事物的抽象隐喻。方格中对不同材质的刻画显现出不同的纹理质感,强调了场景的差异性。其中几何图形的重复是对主体在不同时间所处位置的记载,是对其轨迹的记录、路径的显现。



《同 体》(王剑辉 / 铅笔、水彩,
594×841mm
关键词:干细胞
作品以细胞分化、重组,形成不同组织和器官,最终融为一体为原型进行创作。画中有梁板柱和楼梯等建筑要素,微观来看,它是一栋建筑;而宏观来看,它便是一座重组后的城市,柱子会变成独立建筑体,楼板可看成广场空间。画中内容是动态的,在这种多样性的同构关系中,原型的变化到一个程度,或许会出现另一种结果,正如将该画顺时针九十度旋转观看,呈现的空间是别种趣味。




《突变的城市》《分离》(
王杭旭 / 色粉笔、水粉,594×841mm
关键词:大脑、变异者
作品对小说《群蜂的礼物》重新定义和解释,将小说中漂浮均质的城市用抽象的方式呈现出来。城市根据规则进行自我运转,红线代表突变的秩序(对应小说中机械世界的病毒),同时暗示主人公是秩序的一部分,融入整个城市系统。画面用黑白红三色表达体与整体之间的关系,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EXHIBITION】 / DISCUSSION

【展 览】 与 讨论

TIME: 2014.11.07-2014.12.15
LOCATION: China Academy of Art Xiangshan Campus, Building14
时间:2014.11.07-2014.12.15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中心校区14号楼展厅



"Exhibition 1: Fiction" focused on the limitation of writing. There were 15 extremely different fictions, each with an unique setting, plot structure and writing style - the past, the future, the underground, in the space, love story, hate story, action, science fiction, and fairy tales. Yet, each story could only be recognized and understood when reading closely, which required concentration, short-term memory and was limited by the direction of writing. The exhibition chose to break all 15 fictions into parts and mixed their order of presentation with others. All words were printed in the same font , size and format, and filled the entire exhibition hall. Reading, as a process of receiving and processing information that is signified, were being challenged. 

"Exhibition 2: Drawing "as another form of expression, is not to add or help to explain the original fiction; but rather, is to illustrate The "Other" World with new attitude and position . It focuses on its form, condition, grid, order and systematic relations. It can be no-gravity, dispositioned, complex, chaotic, and without the regular rules. 15 stories become in 49 drawings - unlike the writings in Exhibition One, which were shown as a form of "elevation," here, each drawing is presented as a complexity of "section."


绘画展是将15个各不相同的故事以49幅画的形式进行陈列,每幅画用相同的画框进行装裱并用相同的间距一字排开展示。画以个体为代表产生不同的分组,每组画之间又相互阐释和补充,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叙事整体。画展希望通过充满艺术张力的线条和色彩吸引观者停留或思考。观者也许很难从单一的绘画中走进作者庞大的“另”世界,但感知和情绪被画牵引,思维不自觉开始探索绘画背后的故事。作者与观者直接信息和情感的联通由此建立。

“展一:小说”针对文字表达的局限性,作者们通过文字刻画了15个非常不同的故事,其都具有独特的设置、情节架构和写作风格,它们各自关于过去、未来、地下世界、宇宙空间、爱情、动作、科幻或童话。然而文字作为载体,它对于视觉的局限性体现于——每一个故事都只有在近距离阅读的条件下才能被认识和了解,这需要集中注意力、短期记忆和被局限于书写的方向和顺序。展览则选择拆分所有15部小说并相互混合和打乱顺序,所有文字都是相同的字体和大小,并填满整个展厅。阅读,一个接收和处理信息的过程,在小说中备受挑战。

“展二:画”作为另一种表达方式, 不是填充或辅助解释原文字部分,而是以新的态度和立场重新展示和阐述“另”世界。它关注自身的肌理、状态、网格、秩序和系统关系,它可以是无地心引力的,是错位的,是交织的,是按自身规律变化的,是不受常规限制的。15个非常不同的故事以49幅画的形式展出,不同于展览一中“立面”式的叙述性文字,这里每一幅画都是一个“剖面"体系。










LINKS 相关连接
“另”世界Ⅱ 绘画展 视频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Installation

【“另” 世界】• 装置

【“另” 世界】• 装置
THE 'OTHER' WORLD : Installation丨2015丨

【“另” 世界】• 装置丨2015

KEYWORDS:Three-dimensional

关键词:三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 The Mag
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罗伯·格里耶


【INSTALLATION】 PROJECTS

【装 置】 与 作品


Installation, a form of expression. 


装置,一门综合展示的艺术形式。
装置是对单一维度文字所创造的意识与二维平面绘画所描述的感官做出的极限表达。展览使得场地、材料与情感的综合达到最大化。装置像是被作者创造出的另外一个世界,它是一个自我的宇宙,既陌生,又似曾相识。观众不得不自己寻找走出这微缩的宇宙的途径。装置所创造的新奇环境,引发观众的记忆,产生以记忆形式出现的经验,观众借助于自己的理解,又进一步强化这种经验。装置是由小说与绘画两种媒介发散思考凝结的载体,再由此出发,发散至建筑方案表达的转变节点,代表着作者创造的“另世界”表达形式的极限与思考的极限。装置的制作与解读有着诸多不确定性,虽然装置有着精准的外形,但却很难准确的传递给观者精准的信息,这是与相对理性并具备逻辑的建筑学相冲突的。装置辅助建筑学思考的局限性由此产生。






《精神架构》 
(卓志杰 / 铁丝、白色涂料、透明图片)
关键词:错位
作品以时间为线索,探究人对原始世界的感知、对自身精神世界的探索以及对现实世界的质疑。装置用白色的铁丝分别用黑色的背景和白色背景来凸显和模糊整体。



《自我构建》 (王杭旭 / 黑色亚克力、竹条、宣纸、镜面反射膜、八音盒、凸透镜、射灯、钢索
关键词:大脑、变异者
作者根据凸透镜成像原理,将倒挂的迷你舞者投影成正立、放大、清晰的影舞者像,进而研究手语投射的可能性以及手影对于建筑设计理念发展的推动。



《错觉的剖面》《牵制》 (
周轶玲 / 白蜡封面、松木底座、卡纸板、石膏、线
关键词:分子料理
作品悬挂着的部分代表建筑、城市,或者说是世界的缩影。利用薄薄的混凝土材料或者石膏,表现这个立体的世界本只是一张平面的纸通过不断的折叠变化的状态。



《细胞的回忆》 (王剑辉 / 木板、玻璃镜面、铁丝网、透明亚克力、密度板、枯叶)
关键词:干细胞
作品以细胞为原型进行基因转译,利用“基因突变”进行装置创作,试图用空间转译的方式解决可控的老建筑更新及新建筑建立的问题。



《无主之地》 (王春威 / 木、航模版、卡纸、线)
关键词:魔术师、视界、龙之九子
作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内部的四个长方体空间,另一部分是外部四周的挡板。内部的四个长方体空间由一个个独立的空间相互交织组成,同时这些空间都是根据虚拟的人的尺度进行营造的,每个长方体自身内部的空间是相互发生关系的,同时四个长方体彼此之间也是存在着某种关系,这种关系就是身处其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对望的关系,空间与空间的呼应关系。



《思考》 (刘东英 / 木筷、皮筋、木架)
关键词:快递员、摄影师



《行头箱里的世界》 (吴颖甄 / 楸木加黑胡桃木蜡、牛皮纸、白色卡纸)
关键词:契合
作品在全部闭合状态时像一个演员的“行头箱”,演员的服装、道具和化妆用具都能放在里面。这个箱子就像一个微缩的世界,有各种打开方式和“机关”。



《池鱼笼鸟》 (蒋佩 / PCV、铁丝、镜面板)
关键词:水母
装置设想与人互动,进行一场被动游戏,由镜面立方体和铁丝笼按不同的组合方式排列构成游戏场地,场地中镜面体之间的互相反射为阵列增加了视觉层次。观者进入阵列后被镜面连续反射,不断穿梭在镜面立方体和被套着铁丝的镜面体之间形成“我在镜子里”、“我在笼中的镜子里”的意识,直至终点忽见一座空的铁丝笼,下意识的幻想“我是不是在笼子里。”



《音 云》 (洪冲 / 风铃管、铁丝、填充棉)

关键词:四象、混沌
作品用大量圆柱杆件链接代表一栋栋垂直的高楼,它们在规整的网格中参差不齐的生长,如同风铃一般相互碰撞,观者也可以用手去触碰圆柱杆件,形成互动。在圆柱杆件的中心有一个主要的杆件与底部“规则”相连,而“规则”则是由一个一个三角形组成,由我自己设定的数据对每个三角形进行形变,由下自上生长,整体看似混乱但内部结构却十分的牢固,这能很好的表达规则中的随机性这一概念。



【INSTALLATION】 / DISCUSSION

【装 置】 与 讨论

TIME: 2015.1.15

LOCATION: China Academy of Art Xiangshan Campus, Building14
时间:2015.1.15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中心校区14号楼展厅



装置,介于一维文字、二维绘画与四维建筑之间的三维呈现,它是一种无限遐想的高度凝聚与思维表达的高度提纯。
装置作为极端开放的艺术形式,可以容纳大多的艺术表现形式,是媒介表达形式的极限。装置同时是小说、绘画与装置三种媒介中思考的极限。展览使得场地、材料与情感的综合达到最大化。15个个体以各自材料以及制作逻辑,进行不同的空间操作,完成15组“另世界”装置。它们相互独立,却又无边界地相互冲突与融合。无论材料制作是否符合经验逻辑,也无论空间是否存在合理,其判断的标准本身就建立在经验性认知的前提下,因而装置可以说是生活经验的延伸。广义上讲,装置串联虚拟的建筑事件、作者制作行为事件与观众观看行为事件,三个时空维度的事件不重叠但可相互观察甚至互相影响,装置集合所有事件信息而成为最具智慧的媒介形式。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Hand shadow Orphanage

【“另” 世界】• 从“蜂群的礼物”到手影孤儿院

【“另” 世界】• 从“蜂群的礼物”到手影孤儿院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Hand shadow Orphanage丨2015丨

【“另” 世界】• 从“蜂群的礼物”到手影孤儿院丨2015

KEYWORDS:Four-dimensional

关键词:四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建筑(Architecture)作为平行穿插于小说、绘画、装置三种媒介过程中的最后一种媒介,是对“另世界”最直观精确的表达,不同维度、不同时序和不同体系下的设计在此统一为最终表现。在多种媒介交互中不断解读并获得新的刺激和理解,最终在空间营造中付诸实现,以建筑再现“另世界”。建筑本身对时空有着明确的界限,这其中事件(Events)的交互性构成建筑的关系体。运动事件被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其中包括常规空间、非常规空间、作业空间、之间的空间、突发性空间、“流通”空间、“展示”空间、不存在的空间”等。「‘另’世界」关于空间的诉求是否被某一秩序组织并被精确表达,是整个“建筑思考”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 The Magician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 罗伯·格里耶


【'Handshadow' — Hand shadow Orhpanage】/ Hangxu Wang
【从“手影”到手影孤儿院】/ 王杭旭





There happen to be tremendous exchange barriers between individuals, and with the whole. Facing such barrier, an individual appears to be very small and weak.
个体与整体,个体与整体之间充满交流障碍。在障碍中,个体十分渺小与微弱。


关键词:手影 孤儿 影像

作品简述:
基于一维小说到二维绘画到三维装置再到四维建筑的演变,从关系上反思孤儿院的孩子缺少关爱,爱可以来自社会上的家庭,但也可以来自于孩子自身。从而以孤儿院中单个孩子视角出发,将建筑做成孩子们游乐与交流的场所。通过透镜成像系统将孩子微弱的语言转换成可放大的影像交流方式、游戏方式,从而建立个体与整体之间的趣味性交流,让孩子们融入群体进行自我思考并系统性地梳理以影像为先导的建筑设计思考方式。




开始的时候:



小说《蜂群的礼物》描述了主人公莱卡极度向往未来的机械社会。在一次世界巨变后,机械世界完全不受人类控制变成一个变异世界。莱卡遭遇变故后与机械世界相连成为半机械人。此次意外令莱卡不幸感染机械社会病毒,卷入与机械智能时代争夺身体控制权的斗争并从中追寻自我意义,从而引出关于个体与整体之间的关系。随着主人公自身命运的变化,机械社会与人类社会矛盾日益加剧。




The event of individuals turning into "the whole", is a struggling process of the individuals being assimilated in a closed environment.
个体“被整体”的过程,是个体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被同化和抗争的过程。

在这之后:

我对小说《群蜂的礼物》重新定义和解释,将小说中漂浮均质的城市用抽象的方式呈现出来。在小说中存在这样一个漂浮的城市,“他”是均质的,依据一定的规则在自我运转。建筑不再是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某个场地上,而是随着整个城市进行迁移。城市根据规则进行自我运转,红线
代表突变的秩序(对应小说中机械世界的病毒),同时暗示主人公是秩序的一部分,融入整个城市系统。在机械化的城市中会出现一个趋于同化的现象,就如同图中抽象的方块一般,不断复制。红线所指的秩序则是与这种趋同的抗争,不断穿插、冲击死寂的城市成为巨变的诱因。真正的丰富与变化需要一个不断丰富的诱因和规则。


     
(《机械城市》系列 594×841mm,色粉笔、水粉)





The aggregation of Hand-shadow and Lens-imaging system, allowing the seemingly limited sign language to be transferred into a large interactive media, and becoming a strong communication tool.
手影与透镜两个系统,将微弱的手语转换成可放大的光影互动媒介,从而形成强有力的语言。

转译成建筑:

我将注意力转移到对孤儿院的关注,孤儿和孤儿院是一种抽象关系的载体。每个孩子的成长过程,其实是一个社会同化他们、他们互相同化的过程。作为“人”的起点,在他们身上有着最简单、最原始的人性和动物性。孤儿院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相对矛盾最突出,个体与整体都无比强烈的封闭小社会。

教师们要面对的将是人性最本源的问题:最善良亦或最邪恶融合在一个如白纸一般的个体上,同情、好奇、嫉妒、贪婪等人性最直接的情感扑面而来。我渴望在孤儿院中置入打破现有秩序的要素,由此激发孩子们最本源的人性:对自我之外的世界思考、团体的归属感。于是,出现了「手影孤儿院」,通过手语和透镜成像两个系统,将微弱的手语转换成可放大的光影互动媒介,手语通过影像控制放大并投射到特定位置形成一种独特的交流方式。





孤儿-个体
孩子们成长的过程,实质是一个被社会和孩子间相互同化的过程。作为“人”的起点,在他们身上有最简单、最原始的人性与动物性。个体与整体永远是生物间不可避免的话题。

孤儿院-整体
孤儿院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社会,是一个被认为划分出来的整体。每个孩子因为个人的经历和身体的情况显现出独特的个体特征与差异,如身体的残障、自闭心理等,这都是需要我们去真真思考与关心的问题。在中国众多的福利院(孤儿院)中,大部分的孩子是生活能够自理的学童(小学到初中阶段),这些孩子中有听障、轻度智障、视力障碍(法定盲人)、较轻的肢体残障,极少数属于严重障碍、脑瘫的范畴。

关系的建立
差异造成孩子与孩子、孩子与老师、孩子与整体群体之间交流的严重障碍。于是,出现两个层级之间的交流障碍:个体与个体、个体与整体之间的交流障碍。在这样的交流障碍大环境中,单个孩子显得十分渺小与微弱。

手语-媒介
在孤儿院中,所有的孩子经过训练都会手语,这成为孩子们的另一种交流方式。然而手语相对于整个群体仍是一种十分微弱的语言,它只能在小范围的空间内提供信息交流的功能。因此设计者希望能在他们中间建立起新的、强有力的、跨越团体层级的一种交流模式。








A weak gesture is transferred into a strong shadow language — such media exchange also indicate the means of the ontology.
微弱的手势转化成强有力的光影语言,并在作为交流媒介的同时,包含了脱离本体的意义。

如何去实践:

影像成为孤儿院建筑设计的先导要素,本身包含了事件与空间的多重含义。在系统性的控制下与建筑意图相互叠加,继而产生空间与事件的聚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与凸透镜系统结合。装置「自我构建将倒挂的迷你舞者投影成正立、放大、清晰的影舞者像,强调渺小个体的意义同时也是对透镜成像系统研究的初步应用。在此基础上,调整光线角度使单个舞者通过镜面反射之后汇聚于一点,呈现出多样的影像(大小、位置、清晰度的变化)。


(装置 《自我构建》)


通过对透镜成像原理分析以装置进行实践得出投影成像参数变量规律:
凸透镜成像的位置及清晰度与镜片本身的焦距、孩子与透镜的距离和最终成像的距离和大小直接相关。
影响成像大小及位置的三个变量:F=透镜焦距、 U=物距、 V=像距即1/F=1/U+1/V。

Ⅰ根据物距必须在一倍焦距和二倍焦距之间的规则,在设定事件与投影系统联系时,镜片焦距等于孩子们可以活动并最终成像的范围即物距。
Ⅱ最终投影距离上限会随镜片焦距快速增长,甚至到达50米以上
Ⅲ在成像范围内有两个主要成像阶段:靠近镜片的一段,最初十几厘米属于快速波动成像范围,成像范围的变化从50米到快速衰减到10米左右;之后的物距范围内呈现稳定的像距并且范围与镜片焦距成正比。





基于以上特点,在稳定范围的种类中选取适合不同活动的范围,即镜片的焦距。将实验得出的尺寸数据和原理作为设计转译空间的参数与法则将孩子们发生活动的范围相互联系同时研究孩子们交流的具体内容,既说什么,为什么说。



再者,通过控制这些变量奠定意图与事件的基础,对不同活动进行分析将空间与事件联系在一起,确定了投影系统类型:基本投影空间类型、活动空间类型、廊道空间类型和干扰空间类型。
在这个原理下,强调令人陌生的孤儿院在我们的有色眼镜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同时联系设计主旨:通过设计将孤儿院做成孩子们玩乐与交流的小世界,快乐与关爱来自于孩子们自身。









Fiction is again applied as a means to descript the events in orphanage, as to provide a basis for setting the specific relationship in projection.
再次以小说的方式呈现手影孤儿院中的事件,为下一步具体设定投影时间关系提供基础。

这样美好而温情的建筑出现了:

场景:《MIA 的一天
MIA 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墙上跃动着伙伴们的影子,一天旅程即将开始。突然间影子被一个巨大的身影赶走,看着那些四散惊逃的影子,MIA 咯咯地笑起来。管理员又开始抓那些调皮的孩子。
到教室坐下,MIA 发现老师今天没有用投影再跟他们讲故事,通常,老师会在镜片后的小空间里用手影给孩子们表演手影与教手语,这让她有些失望。一个巨大的熊的影子闪过,MIA 吓的不轻,调皮的孩子又开始捣蛋了,而那些胆子大的男孩子开始尖叫着追逐大熊,但是大熊慢慢变成了小鸟飞走了,消失在夹道间。孩子们嬉笑着坐下,老师也只能无奈的继续上课。




(小说,插画小册子)



设计以孤儿院中单个孩子视角出发,通过透镜成像系统把孩子柔弱的语言变成可放大的影像,从而建立个体与整体之间的趣味性的交流模式。设计以影像为先导,并以剖面操作手法设计建筑不同于传统从平面出发的设计,组织投影之间的关系:比如廊道上的孩子与教室里的孩子互动。基于剖面体系单元型引导结构类型和空间设计,继而在平面关系中出现圆形空间和尖拱式结构单元。通过推演空间类型,让投影的汇聚和穿越形成空间的集聚
并且被屏幕即墙体围合(投影位置即墙体位置)。整个建筑可以被想象成无数影像游戏的空间,孩子们穿梭于其间获取新的交流与玩乐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影像可脱离本体产生自身的意义,成为孩子们的玩伴而非简单的物质。






模型照片







(建筑图纸:剖面、平面




【SCENE】
【现  场】

手影孤儿院的创作是在小说、绘画、装置和建筑四个环节中严谨地推进设计的,并且通过不同的媒介促进设计方法论和方案的发展。选题为手影孤儿院,立意新颖独到,充满了建筑师的人文关怀,设计在建筑学本质之一的事件与空间和投影技术之间找到了良好的平衡点,充分展示了作者的空间掌控力和系统性研究的能力。




(评图现场:王杭旭与山山)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Wataru Caught

【“另” 世界】• 从“契合”到亘囿

【“另” 世界】• 从“契合”到亘囿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Wataru Caught丨2015丨

【“另” 世界】• 从“契合”到亘囿丨2015

KEYWORDS:Four-dimensional

关键词:四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 建筑(Architecture)作为平行穿插于小说、绘画、装置三种媒介过程中的最后一种媒介,是对“另世界”最直观精确的表达,不同维度、不同时序和不同体系下的设计在此统一为最终表现。在多种媒介交互中不断解读并获得新的刺激和理解,最终在空间营造中付诸实现,以建筑再现“另世界”。建筑本身对时空有着明确的界限,这其中事件(Events)的交互性构成建筑的关系体。运动事件被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其中包括常规空间、非常规空间、作业空间、之间的空间、突发性空间、“流通”空间、“展示”空间、不存在的空间”等。「‘另’世界」关于空间的诉求是否被某一秩序组织并被精确表达,是整个“建筑思考”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The Mag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 罗伯·格里耶


【'Narrow' — Wataru Caught 】/ Yingzhen Wu
【从“契合”到亘囿】/ 吴颖甄




The nature requires a certain balance among people, and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architecture and nature, as well as human and architecture. For a global coexistence , all must coordinate, regardless their own edge variables.
这个自然界中,人与人,人与自然,建筑与自然,人与建筑都要达到某种平衡,无论他们自己的边缘多么参差,要想成为一个整体共存,就要相互契合。



关键词:契合 戏

作品简述:

亘囿,“亘”指时间上的意义,有漩涡、交互的意思。“囿”指空间上的意义,有集精粹之地的意思。建筑功能是戏院,整个戏院是通过两个不同性质的单体的结合而成,一静一动,一仰一俯同时也是连接两个不同气质氛围世界的通道。建筑不论它的形态还是建造的手法,最终都是为了人服务的。而人又是生活在这个自然界中,人与人、人与自然、建筑与自然、人与建筑都要达到某种平衡,无论他们自己的边缘多么参差,要想成为一个整体共存,就要相互契合。我渴望构建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建筑,从而改变演员和观众单一的职业身份,观众可以加入演员中,演员也能和其他演员、观众产生互动(这里的互动不仅仅指位置的改变和靠近,也指眼神或其他感官的交流)。这便是整个设计的目的。





戏的开始:


小说借助电影《暗恋桃花源》的架构,讲述《三岔口》和《疏泉洗研》两个风格完全迥异的剧组,因为管理员的粗心被安排到同一个剧院排练的故事。《疏泉洗研》剧组按照自己的需要在剧场内建搭建了高低起伏的台地,《三岔口》剧组的演员就只能在台地上“摸黑”打斗,而《三岔口》剧组的道具又挡住了《疏泉洗研》剧组演员的正常路径。两个剧组都要不断地被动合作来达到最好的效果。两个剧组从开始的激烈矛盾,到不得已共用一个舞台,再到相互默契配合,直至最后分别是竟有不舍的情绪。




剧场内外:

两幅作品延续小说中对剧场的描述用抽象的方式表达出整个剧场及其周围环境。《舞台的抽象》中整个舞台被高低起伏的台地所充斥并蔓延至观众席区域,观众可以随意选择自己的位置,个子矮的可以选择高处的位置进行观看。《剧场的抽象》用不同颜色的冷暖和深浅表达整个剧场周围环境的速度、密度。剧场中央的舞台是整个区域的核心,是所有人关注的热点,因而用最鲜艳的色彩表示。往外一圈的观众席区域颜色明度与纯度开始降低。最外圈是场外区域,通过窗洞和场内传来的声音来窥视场内正在发生的故事。


《舞台的抽象》 《剧场的抽象》(594×796mm
,铅笔、彩铅




戏台上下:

两幅画作都以长卷形式展开叙述。《角色的世界》表达舞台上演员的心理活动。特别是武剧《三岔口》剧组要表演在漆黑的房间里打斗的过程,然而现实中他们能看见,但却必须演出看不见的感觉,所以他们的世界是黑白的。画中的空间是错乱的,是他们除视觉之外反应在脑子里的想像图像,也是情绪的波动。《观众的世界》传达的是一个时间发展的过程,但表现的是舞台之下观众通过眼睛传达给大脑的信息然后传化成图像。相对于舞台上的演员,观众更加直白的看到舞台的全局,包括两个舞台剧同时进行带给他们的喜感还有武剧中的打斗给他们带来的刺激。


《角色的世界》 《观众的世界》(363×1070mm,水彩




The suitcase of an actor, is a miniature of the word.
演员的行李箱就是一个微型的世界。

演出前后:


戏院是一个“闷骚”的个体,外表平静,内在翻滚。在具体建筑之前,延续小说与绘画加入装置,这是从抽象到具象的中间过程。整个装置在全部闭合状态时像一个演员的“行头箱”,演员的服装、道具和化妆用具都能放在里面。这个箱子就像一个微缩的世界,有各种打开方式和“机关”。






《行头箱里的世界》  楸木加黑胡桃木蜡、牛皮纸、白色卡纸



The design allows for a media integration between the painting and architecture.
将建筑合体之后,让版画和建筑融合在一起。

戏台的演变:

《疏泉洗研图》是一幅叙事性极强的画。
画中文人带着自己的书童从画面的右侧的小房子中出发准备到泉边去洗砚台,而他们所行走的路径是受到所在地形限制的。一段直行后拐入高起的山后面,绕过山后又转回到我们眼前。一段距离后再次转入山后。看起是距离目的地远了,而实际中路径最后会绕回画面中心的泉水边。

这个就是中国人所认为的情趣,总是在迂回,不喜欢直来直往,更倾向于迷雾式的东西。大部分中国人喜欢委婉的交往方式,人与人之间有一层纱,能看到对方,却又不是十分清晰的,不能完全看透,既近又远。


将画整体看成是一个三维立体,整幅画被台地分成很多个层次,而台地与台地之间又有夹杂着各种可能性的路径,这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提取画中房、台、径、树、泉等元素并进行分析,得到第一个单体。




中国传统戏剧常在一个有限的舞台上,利用场景布置和演员的步伐、动作表达宽广的空间和延续的情节。场景布置上,通常通过一两个家具的摆放,来表达不一样的场景。同时,戏剧演员与家具或布景的配合,也能使得观众清楚的明白整部戏剧所要表达的内容,例如简单布置的三棵树,通过角色固定的移动迂回步伐,就能代表穿过了一整个森林。

京剧《三岔口》讲述的是两个人在黑暗的房间中进行打斗。双方都处于“摸索”的状态,每一个动作十分小心。房中布景只有有一张八仙桌,使得两人的动作交流更加丰富,在水平和垂直维度上都有交流。根据《三岔口》中人物动作关系、场景布置等进行元素提取,得到第二个单体。 


(《三岔口》剧情)


明清时期,传奇、小说空前发展。这也就促使了传奇、小说中的插画、版画也紧紧跟随着它们的脚步,达到高峰。传奇、小说的故事性很强,包含的内容非常多,通常还要用文字表达人的情感。而版画涵盖的信息量也要与所对应的传奇、小说相匹配。要在平面的一张纸上表达出一整章或者一整节的故事内容是非常考验版画师的功力和想象力的。所以,为了表现更多的故事内容,一张版画通常是以夸张的手法和非正常的透视来表达。

因而选取《苏州古版画》中的《警世恒言》中的四幅版画进行人物、对望关系、路径和建筑分析,并以“田”字形式和不同颜色区分排列。左边部分更趋向于一个仙境,而右边则表现的是市井凡间。结合之前由《疏泉洗研图》和《三岔口》得出的建筑单体,则分别代表了仙山与市井。由《疏泉洗研图》得出的建筑单体有高低走势的台地,即为山的建筑化,符合仙境的地广人稀的空灵感。而相反的,由《三岔口》得出的建筑单体更为热闹。《三岔口》是一部武剧,并且演员身体接触十分激烈平繁,更符合市井之中嘈杂喧闹的环境和氛围。






从仙山和市井两个气氛截然不同的世界出发,作者设想场地氛围上、下两个部分。一是要找到一副高远的国画上水画,二是要找到一副能表现市井人多吵杂,密度非常大的风俗画,而设计的剧院成为两个不同世界的过度同时又能分别融入两个世界。通过大量画作的筛选,我找到了两幅能分别代表两个世界的画:仇英的《桃源仙境图》代表《疏泉洗研图》的仙山;仇英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代表京剧《三岔口》的市井。



亘囿意境:



(亘囿整体模型)


剧院整体设计成一个高度可自由调节的台地,演员可以利用台地不断的变化自己的位置,同时将台地蔓延至观众区形成是高低起伏,从而弱化观众区和舞台的边界限定,使观众能够自由的选择其位置、角度、距离等去观看整场演出。整个舞台能够包容两到三个剧目同时上演,增加了演出的多样化和不同可能性的产生,也能给观众带来不同的感官体验。观众可以在剧场内自由的行走,甚至可以加入到演出当中,增加整个剧场的活力。

剧场的外墙采用透明介质,不只是剧院内的人能够参与到演出,剧院外的行人也可以听到里面的声音,通过透的层层的墙隐约的看到里面发生的故事。
建筑内部有可控制开合的天井,根据不同季节和天气状况调节,并在不同台地上种植适当的植物。




(模型照片)










【SCENE 】
【现  场】

《亘囿》整体巧妙、精致,充满人情与趣味性。作品在小说、绘画、装置和建筑四个环节中与“契合”二字紧紧相扣,运用一系列现代空间语言去解读古典戏台之间的穿梭,戏内、戏外的时间和空间的缩放,并将这个场地事件物品架构于不同年代及内容的古典作品之间。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表现的一次突破性解读和阐述。




(评图现场:吴颖甄与山山)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Magician' — History Museum

【“另” 世界】• 从“魔术师”到历史纪念馆

【“另” 世界】• 从“魔术师”到历史纪念馆
THE 'OTHER' WORLD : 'Magician' — History Museum丨2015丨

【“另” 世界】• 从“魔术师”到历史纪念馆丨2015

KEYWORDS:Four-dimensional

关键词:四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建筑(Architecture)作为平行穿插于小说、绘画、装置三种媒介过程中的最后一种媒介,是对“另世界”最直观精确的表达,不同维度、不同时序和不同体系下的设计在此统一为最终表现。在多种媒介交互中不断解读并获得新的刺激和理解,最终在空间营造中付诸实现,以建筑再现“另世界”。建筑本身对时空有着明确的界限,这其中事件(Events)的交互性构成建筑的关系体。运动事件被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其中包括常规空间、非常规空间、作业空间、之间的空间、突发性空间、“流通”空间、“展示”空间、不存在的空间”等。「‘另’世界」关于空间的诉求是否被某一秩序组织并被精确表达,是整个“建筑思考”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The Mag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 罗伯·格里耶


【'Magician' — History Museume/ Chunwei Wang
【从“魔术师”到历史纪念馆/ 王春威




A land for the community, black and white inverted world.
一个以大地为界,黑白颠倒的世界。


关键词:魔术师 方法论 纪念馆 文化大革命

作品简述:
以关键词“魔术师”为发散点,经过小说、绘画、装置的诠释,将魔术特有的荒诞与神秘转换成特有的建筑语言,构建文化大革命纪念馆。同时,抛开建筑语言的专业性,将其视为单体并施加“魔法”转而成为装置。转换的背后是一整套不变的法则与逻辑的支撑,形成一组不变的法则,由其支配外在形式,是整个设计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武侠新世界:



 小说《明火》讲述身为魔术师的男主人公唐青林在躲避追杀的途中,与前来捉拿的锦衣卫龙之九子多次相遇交锋,最后误会消除,冰释前嫌的故事。两人第一次交手在牙梳山下的狂野之中,男主以一人之力对抗九子中的五人,因伤最终不敌,后被一女子相救。伤愈,与女子同行前往白水镇,又与另四子相遇再次大战,然并未分胜负。双方相约于旴江河谷再战,同行女子因救人心切而先走一步,男主只能独自赴约。旴江河谷一役,双方得悉事情原委,遂冰释前嫌,罢手言好。



《瓦中巷》《山中客》 (545×790mm
, 铅笔

《瓦中巷》映入眼帘的一瞬间,会使人联想到屋顶,连绵起伏的山峦或是麦浪波动的田野。画的初衷便是尝试描摹出契合小说的背景图。在这张背景图中可以容纳小说开场的旷野之战,也可以容纳淩府幽深的庭院,也可以容纳白水镇的鳞次栉比,还可以容纳旴江河谷的蜿蜒俊秀……整幅画给人以无数联想,也没有图面的上下左右之说,在任何角度都可以成立。画中的线条疏密深浅变化不一,呈现翻转承启之势态,置身其中,当中丰富直曲令人应接不暇。

《山中客》是在《瓦中巷》的基础之上抽取其中一部分进行展开描摹。画面中充斥着各种室内与室外、庭院与房屋、屋舍与街道的关系。画面中心的视觉焦点,是“拉丁十字”的构图,因其背后的象征意义过于凸显,导致观画者产生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么是十字架构图?”然而作画最初的动机只是因为当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基督教”、“十字架”这些字眼,并且希望通过十字架构图的中心成为一个视觉观望点,目光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由此出发。这样两者结合最终构成现在画面的最终意象。


《榄中人》 (545×790mm铅笔 )


基于前两幅的画作,《榄中人》与《山中客》一样都是不受观画方向限制。将小说的几个具体的建筑场景进行提取并放大进行描绘,观者可以想象自己身处这些场景之中,细致观察身边建筑构造同时感悟内心。当你跳脱画面空间的限制,离开所谓的场景时,你的感受或许会是“原来刚才所处的位置是这样一番场景”。用各种线条串联不同的空间原型,暗示这是一个虚构的世界。也许你刚刚明确存在的那一瞬间反身观看就是一个虚构的童话,甚至是可怕的梦魇。



No one is free, no one is the initiative, everyone is under the containment of external forces.
没有人是自由的,没有人是有主动权的,每个人都处在外部势力的牵制之下。

无主之地:

身处世界之中,我们无法把控自身的状态,而所处的世界似乎总是受制于不知名的力量之下。每个人都是精确的复制品,有如提线木偶一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有遵从于某个指示去机械地完成某些动作或指令。“世界”由内部的四个长方体空间和外部的四堵挡板墙围合而成。内部的长方体各自独立但又相互交织。这些空间是根据虚拟的人的尺度进行营造。长方体内部的空间是相互联系的,四个长方体彼此之间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关联。这种关系就像与置身其中的人相互对望,是空间的呼应。


四周的挡板墙由木片构成,形成一个对内部体块具有主导地位的大空间,与内部的四个小空间有强烈的牵制关系。以主导地位身处内部某个长方体小空间时,当跳脱内部,你会发现自己曾身处如此普通的小空间;当你以为可以主导所处的空间时,四周的木挡板墙又再次让你回到现实。




装置 《无主之地》 (木材、白色卡纸板、红线)



As if to create their own human and mechanical environment to contend with. As if to create their own human and mechanical environment to contend with.

身处建筑中角色的切换,如图一场魔术中的一个片段,这个片段反反复复地播放。

场地体验:

场地选址在安徽黟县龙江村的何氏宗祠。祠堂是一种乡村血缘及宗族文化的载体,代表当时的一种信仰。损毁宗教类公共建筑是文革的历史符号。对祠堂的全盘否定以及肆无忌惮的加以破坏,凸显的不仅仅是物质的摧毁问题,而是社会的反常,文明价值的扭曲,文化的倒退。其次,该祠堂虽然在文革时期遭到大肆破坏,但主体结构还算保留完整,仍然具备再次焕发生机的希望。而祠堂周围正好是一个小学(黟县龙江中心小学)和一个幼儿园(龙川幼儿园),这成为选择这个场地最重要的原因。




图 祠堂现状(祠堂北面视野、祠堂正门侧面及正面)






模型 基地现状再现



祠堂印象:

由祠堂正门进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宏伟的木构。进入中堂,感受质朴的草架,天井的光线昭示着天地之间的对话。朝内进入第二进寝堂,这里原本是作为祭祀的房间,现在被改造成会议室而存在。寝堂的的东边由楼梯爬至二三层。这两层空间在整个祠堂破败之前被利用为教室,设计之后被作为展厅使用。展览的内容主要为文革时期的各种影像、图片、书籍等资料,希望通过这些令人了解这段历史。


图 祠堂现状(寝堂内部)



触摸深处:

进入地下寝堂,一束阳光透过天井洒下,对面矗立的墙体仿佛化身为一栋石碑,细细看去,傅雷、老舍、熊十力、吴晗等名字镌刻在上,以此作为祭奠。在狭窄的甬道内,沿着固定的路线继续行走。人就像一头屠宰场的猪,视觉和身体不受自己所控。地下二层的放映厅,座位两旁的出入口都被铁栏杆紧紧围护。幽暗压抑的放映厅散发出如监狱一般的氛围,呈现出全方位的文革时代气息。地下二层感受区位于天井之下,人立于其中接受四面八方的注视,仿佛一个靶心,成为所有人的目标。整个空间散发出渺小的个人与整个社会对抗时的无助感。地下一层的感受区则相反,成为观望他人者。正当你为自己置身高处而松懈时,无意间抬头发现上面还有好多双眼睛,内心充满疑虑:“我何时才能逃离这种监控?逃离这种地狱般的监视与控制?”


图 祠堂现状



回归光明:

历经地下的磨炼,终于踏上登上地面的楼梯,重见光明。放眼望去是红旗飘扬,书声琅琅的学校。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校,而是一个展品,一个现代教育的承载物。这场景与地下游历形成巨大的反差。不禁让人疑惑:“刚才所发生的是真实的吗?四十年前那场浩劫是否真的已经过去?现在从幼儿园小学就开始的教育灌输真的没错吗?”
通过建筑语言及手法本身的精确性,将运动事件置入到不同的形式当中,强调实践的交互。空间流线中组织的一系列情感体验,让观者不停在两种身份间转换:观看与监视、被观看与被监视。这一切如同一场魔术中的一个片段,这个片段反反复复循环播放,而身处其中的你的角色也是时刻切换。所处的空间极其方正与冰冷,这种反常的空间体验与反复的角色转换正是设计的目的:营造一种直击人心的梦幻感,其中夹杂惊慌、无助、恐惧、好奇等复杂的情愫,辅以逼仄阴冷的空间感知和繁复冗长的游览历程,而最终都将成为梦幻、虚境,即是魔术。


图 祠堂现状(校园及东立面视角)




As if to create their own human and mechanical environment to contend with.As if to create their own human and mechanical environment to contend with.

设计议题是文革历史博物馆,只愿警钟长鸣,勿蹈覆辙。

历史的反思:

设计将文化大革命纪念馆全部置于安徽黟县龙江村的何氏宗祠正下方。将整个建筑安放在地下是因为文革这段历史是被埋没与遗忘的,而选择放在祠堂正下方则是希望营造一个以大地为界,黑白颠倒的世界。在地下墙体与地上祠堂的柱子采取了对位的关系,墙上拱形的开洞则是为了契合那段倒置的历史时期。




(模型照片)




(建筑图纸:平面、爆炸轴剖)



【SCENES 】
【现  场】

作品基于历史倒置时期,反思并借助“魔术”引发的一连串思维火花进行设计,创意独特。通过空间的设置令人回忆历史,感知建筑,从而反思自己。一系列的手绘图示给人一种别样的视觉体验。


(评图现场)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Molecture Cuisine' — Toys Factory City

【“另” 世界】• 从“分子料理”到残疾人玩具加工城

【“另” 世界】• 从“分子料理”到残疾人玩具加工城
THE 'OTHER' WORLD : 'Molecture Cuisine' — Toys Factory City丨2015丨

【“另” 世界】• 从“分子料理”到残疾人玩具加工城丨2015

KEYWORDS:Four-dimensional

关键词:四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建筑(Architecture)作为平行穿插于小说、绘画、装置三种媒介过程中的最后一种媒介,是对“另世界”最直观精确的表达,不同维度、不同时序和不同体系下的设计在此统一为最终表现。在多种媒介交互中不断解读并获得新的刺激和理解,最终在空间营造中付诸实现,以建筑再现“另世界”。建筑本身对时空有着明确的界限,这其中事件(Events)的交互性构成建筑的关系体。运动事件被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其中包括常规空间、非常规空间、作业空间、之间的空间、突发性空间、“流通”空间、“展示”空间、不存在的空间”等。「‘另’世界」关于空间的诉求是否被某一秩序组织并被精确表达,是整个“建筑思考”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The Mag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 罗伯·格里耶


 'Molecular Cuisine' — Toys Factory City】  / Yiling Zhou
【从“分子料理”到残疾人玩具加工城 / 周轶玲




We perceive the word, most of the time can only see the surface kind, very few things that can cut like food, observe and taste.
充满饱满感官体现的我们,可能从未真正真实的认识这个世界。我们最信赖的感官恰恰可能是一直以来欺骗我们的罪魁祸首。

关键词:认知的错觉 残疾与非残疾

作品简述:
人们在新鲜事物的认知活动过程中,会因为在感官以及对大脑中以往经验、记忆的提取和整合等一系列过程中产生误差和错觉。本次设计重点在于认知错觉的探讨与展现,通过微观视角、平行视角、三维视角几种维度的变化作为认知错觉的依托对象,讨论从非人-微观食物角度到平面维度,再到人-三维空间认知错觉的形成,并通过艺术形式将“错觉”表现出来,以供观者在欣赏创新艺术的同时反思错觉形成的原因。最终将认知错觉性设计应用于建筑设计中,通过连续的滑道空间搭建无障碍的残疾人工作界面,同时使非残疾人在内以同样方式运动,以消除残疾与非残疾的差异,并令人反思对残疾人的认知态度。

认知的错觉:
所谓认知的错觉,是指人们从事判断、推理或决策的过程中犯下的系统性的错误或者是偏差,人们往往在日常生活中的认知活动:如利用信息推理、判断、决策等其他活动中忽视或者违反逻辑原则和统计理论,从而产生了错误或偏见。例如:忽略相关的信息,强加无关莫须有的信息,不能合理把多个信息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考虑。认知的错觉不仅仅出现在认知活动中,各种感知中也有错觉现象,而事物都有本质与表象两个方面。但有时,人会主观模糊两者的界限,而把错觉误认为是真实的。在很多心理学理论研究中,而把这种现象定义为对外界事物的不正确的认知。不言而喻,“不正确”和“正确”是相对的。这一概念包含了一切正确的感知以外的任何知觉形式,至少包括心理学上所谓的错觉、观察疏忽所引起的错误感知、直觉等情况。


认知性错觉设计利用人们对认知的“错误”判断,以此作为与人互动的出发点,创造令人惊喜或是令人反思的艺术效果。认知错觉性设计往往使参与者在无意识状态下或是被引导着使用、观赏或是被迫进行了一场意识实验,由于个人经验记忆不同,对设计的回应,无论是按照先前经验还是潜意识上的本能,都是千差万别。认知错觉性设计以其看似熟悉却别具一格的创意更加吸引观赏者、使用者、参与者,也提供无论设计者还是使用者理解、思考、甚至是反思社会问题的机会。



烹饪的剖面:

身为米其林大厨的加加尼尔,从小热爱化学实验,因而在分子料理盛行的今日投身于研究分子料理的大军。然而他的研究却进入一个死胡同,过于专注研究而导致有毒有害物质的产生使他失去原有对美食的认知,事业停滞不前陷入瓶颈期。在一次料理试验中,助手无意添加的液体产生大爆炸,导致加加尼尔脑部受损严重,带着他记忆碎片的能力流散出去。能量团四处飘散,却被正在加热的液体吸收,带着作为人的一部分记忆,却失去曾经感受世界的感官系统,而是作为能量随蛋白分子体验自己曾经参与过的料理试验,加加尼尔从此开始未知世界的奇妙之旅。





分子的重塑:

日常生活中,人们处于宏观世界中,对事物的尺度、感知有一定的定义与记忆,而在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却未曾探知,认知错觉性设计第一组创新尝试,即是将人的视角带入微观世界,通过文字表述,人观看着并通过想象各种感知体验认知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微观世界中,分子的空间定义与我们对空间的定义截然不同,我们所理解的人类空间主要就是一个场所,受到形态、规模、氛围、时间的影响。对于人类来说,对于空间的感知都是通过丰富的感官体验:视觉、听觉、触觉等,而对于一个蛋白分子来说,它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它没法像人类一样感受一个完整的场所,它永远处在一个被包围的状态,与另外东西相互牵连。对它来说,它的空间是周围与它相连的事物所决定,周围的物质是柔软或坚硬,是紧贴或有所距离,是能与之融合或是破坏。也许它对空间的感知只能通过人类所谓的触觉,或者是完全不同于感官的体验。

曾有脑科专家的研究中提及世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能量体,人类以及动物皆为一个收集能量的装置,通过感官控制系统才能感受空间、事物。右脑,掌管形象思维,将信息以能量的形式通过感官系统同时注入大脑分解成图像,使自身能量与周围的能量相结合,通过大脑的感觉我们都是一个个互相联系的能量体;而左脑的线性思考逻辑操控着我们,并提醒我们是独立的个体。人类的感官、情感、思考等都是由大脑所掌控。如果大脑的控制装置崩溃,失去一切的感官,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怎样?可能这种体验便是微观视角下的分子所处的感知世界。

微观视角为一种容易体验认知错觉性的视角,而单一视角往往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观者容易在初次理解时产生误区、错觉,从而将之贯穿始终。而绘画作为平行视角置入又为认知错觉性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绘画为观者所营造的感知体验,以组的形式共同呈现。观者可以通过平行间的对应比较,寻找相似与差异;通过对微观和宏观的的平行对比,促使观者加深或是改变对微观视角下的“错误”理解。每一组画中的四幅画分别描述了围观世界中的同一个场景,而三幅组画系列分别描述了微观视角中小说中描述的主人公能量飘散,融入分子与在现实生活中参与实验时在同一时间点由于不同状态所产生的感官体验。


《幻象》系列 (420×297mm 水彩

《幻象》系列以四幅水画形式意图表达融合与无法控制。观画者可能无法用语言形容它究竟是什么。当主人公作为能量,以一种无形的状态存在时,所感知的这个世界即是与周围事物融合,没有明确的形状姿态,就如同一滴水落入水池中。当我们以能量的视角来看到这个世界时,也许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的认知范畴。



《虚构的真实》系列 (420×297mm 水彩

《虚构的真实》以水彩画配合多种材料的形式,意图表达丰富的触感体验。画作延续小说情节,描述的是主人公加加尼尔进入分子世界时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与主人公一样,观者也许会将它们看作“章鱼的触角”、“嘶吼的疯狗”、“光滑的泥鳅”、“猪手的气息”。其实它们都取材于分子显微镜下的食物剖面,是一种最真实的存在。面对未知事物、在未知的世界,过往经验往往无法做出正确的认知,因而“错觉”也由此产生。



《虚构的真实》系列 (420×297mm 铅笔

《真实的虚构》这一组黑白线稿,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小说中主人公在现实世界中进行试验的场景。用最抽象的方式表达最贴近真实的场景,试图再次将观者带入认知的错觉。当熟悉的场景以变相的方式展示时,观者又往往会害怕承认现实。

当三组画被一一对应在一起时,你会发现,明明是同一个场景,由于感知视角的不同会有如此千差万别的变化。存在于用同一世界的我们,所看见听见感受到的,是否是这个世界的真实,而你是否已经陷入认知错觉中了呢?



世界的缩影:

“世界的缩影”被无数若隐若现的绳索拉扯悬挂起来,无论“世界的形态”如何变化,都无法摆脱这无形的绳索的牵引。这些牵制着你认知世界的条框,也许是他人的指引说辞,也许就是你自己的经验记忆。围绕“世界的缩影”走一圈以为能看清全貌,最终还是会回到你认定的正面,以为这才是最正确的观看装置的方式。装置本身被刻意压低,对观者产生无形的压迫感,迫使观者远离装置观看,却不曾试图靠近甚至进入。最终,你自以为了解了全部,殊不知,真正的世界在最不经意、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 头顶呈现出来。当观者发现和理解到装置中所展现的错觉以及自身理解的错觉后,惊讶的同时,进行自我反思,逃离自我与他人的牵制,摆脱认知的错觉,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装置 《牵制》



As if to create their own human and mechanical environment to contend with. 

我们以为正确认知了这个世界,是否只是活在认知的错觉之中?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也许已经被认知经验控制住了。

错觉的剖面:

认知经验,往往是他人传授于你,换句话说,我们时常遵照他人认定的角度或条框去认知事物,而我们是否怀疑过事物的“真实性”,真的应该这样看待这个世界吗?是否看待事物只有一种方式?是否,当我们以为已经正确认知了这个世界,其实只是活在认知的错觉之中?




模型书



社会定义的认知错觉:

 人对世界的认知是建立在过往经验与感官的协同作用的基础之上。而认知错觉性设计之于建筑可以是营造的是一个与一般人经验相矛盾的世界。“残疾”与“非残疾”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定义的错误认知。对于认知错觉性的思考,在一般社会中“残疾人”之所以称之为残疾,是由于提出这一词汇的人往往站在自身“正常”的角度上。倘若世界上的人都有相同的缺陷,那么现在所谓的正常人定会变成那个世界的“残疾人”。这是否可以称为一种“认知的错觉”?近年来对残疾人建筑的讨论源源不断。争论的重点无非就是残疾人设计的建筑空间,虽然这一方法拓宽了残疾人的活动范围、自由度,但很大程度上还是将残疾人置于一个被高度关注的状态。尤其是行动不便需要依靠轮椅的残疾人群,轮椅成为“残疾”的标志。其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的统计显示,我国残疾人数约占总人口数6.3%,其人数之多、增长之快已不容忽视。但残疾人因自身障碍,就业比率低达25.1%,解决残疾人就业问题迫在眉睫。




建筑空间设计以残疾人感知特点,独特的行为方式作为推动建筑生成的理论,试图建立残疾人与非残疾人的交流界面。以残疾人的身体尺度作为设计参照,以残疾人特殊的活动尺度作为建筑空间的尺度设计残疾人的工作界面。通过“倾斜”这一点来控制整个建筑设计。一是由于倾斜的空间可以使得下肢残疾的人自主移动,并且能加快生产过程中行动的速度。二是由于倾斜的空间会使人失去的对方位的判断,产生所谓的“错觉”。而其中此时的“倾斜”即是指滑道。建筑中运用到四种滑道坡度与工作活动的关系,滑道的组合都根据与坡度适应的工作于人体尺度呼应。倾斜的交通空间颠覆了“正常人”的前进与后退,上升与下降的移动方式。虽然残疾人的运动方式灵活性少于普通人,但由于坡道而产生的下滑加速度可以帮助残疾人更好的活动,更好地提高工作效率。通过连续、分割又交错的滑道空间,消除“残疾”与非“残疾的”之间的界限,重新定义“残疾人”的社会认知。






三种界面:

建立一个全新的,残疾人“最具适应性”的世界;一个配合着滑道与玩具的工厂,如同充盈着美好的儿童乐园。在考虑残疾人行为方式、工作方式、与游客的互动方式这几项设计原则下,以一种科学严谨的态度讨论建筑重点处理的三条流线关系

残疾人自身无轮椅的工作流线
地面停靠轮椅,从两部电梯进入不同高度的工作空间。三条滑道空间保证自由通行,两条直接平行连接工作空间。

玩具即生产流线
跟随滑道的倾斜坡度,使得玩具、工作人员在流线上保持一致

游客购物浏览的流线
通过电梯上到顶层或二层,仅沿一条主要的滑道活动,可以选择不同的空间停下体验、购物。在轴侧与平面上可以看出三条流线的组合关系。残疾人工作空间、游客游览购物空间分离,一定程度提供交流互动平台,建立平行的交流空间。





将游客与残疾人互动界面加入设计的考虑中,有意识的在功能上分离残疾人工作空间与游客游览购物空间,但同时提供交流互动的机会,让游客与残疾人在相同的环境下游览、购物,以消除残疾与非残疾的差异,使残疾人的“残疾”这一点难以区分,不被过分关注,建立平行的交流空间。体验一个全新的,对于残疾人来说“最具适应性”的正常世界,感受一个配合着滑道与玩具的儿童乐园。而我所讨论的错觉仿佛在此刻即像是消失了,却又是更加促使人反思“认知的错觉”。







概念模型照片



【SCENES 】
【现  场】

小说结构和绘画创作新颖独特,层次清楚,用第一人称阐释剖面结构;绘画反映体验认知的微观视角;装置带动建筑设计深入探讨和分析了残疾人建筑的可能性与社会关系结构。在创作的四个阶段都充满创意并有着出色的创作成果。建筑通过“倾斜”这一手法来控制好建筑设计非常规问题,研究深入,层次清楚,表达与表现力极强。 





(评图现场:周轶玲与山山)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Psychiatric Research Center

【“另” 世界】• 从“错位”到精神病学研究中心

【“另” 世界】• 从“错位”到精神病学研究中心
THE 'OTHER' WORLD : Architecture — Psychiatric Research Center丨2015丨

【“另” 世界】• 从“错位”到精神病学研究中心丨2015

KEYWORDS:Four-dimensional

关键词:四维



Human will is an extraordinary phenomenon.
人类的意愿是一种非凡的现象。




【THE  'OTHER'  WORLD】 / THESIS
【“另”世界】 与 论题


Through recognition of architecture as a liberal discipline, The ‘Other’ World , a new thesis studio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s, exposes students t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which challenges increasingly complex interpretations in architecture and rigorous systematic approaches ; it encourages contemporary discourse in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另”世界」是中国美院壹零级建筑毕业设计及一次针对建筑学及其教学目的的探讨的新教学尝试课题,旨在对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进行系统性训练。建筑实体不再作为课程产物或目的出现,“建筑思考”成为课程主体。本次教学实验是对文学-建筑互鉴性思考的延续,并对复杂转译和建筑再现主题的系统性实践;同时也是对建筑学本身边界拓展性解读和国内建筑学教育现状思考:建筑教育的核心应在于思维方式和逻辑能力的系统训练,以及建筑的再现与表达的多方面挑战;教学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特定的可能,更不该是培养问题排除员去迎合社会职业空缺,建筑学有义务引导激发设计可能性的创生,去突破个人感知同社会关系平衡的再造。建筑师首先应是思想家,才能创造生产力。

课程针对“建筑思考”设定三个非线性层次:由关键词去激发“另世界”故事;对“另空间”定义与思考;“建筑在现”可能性的挑战。学生被引导在系统中精确地表达个人主观想法,在“本我”世界中思考和循环创作建筑。在教学手法上课程设置四种媒介:小说(
Fiction)、绘画(Idea-gram)、装置(Installation)、建筑(Architecture),从一维的虚构创作、到具有氛围渲染和感知塑造的二维绘画、带有提炼性概念表达的三维装置、和负有时间和事件因素的四维建筑共同构成“建筑思考”的载体。建筑(Architecture)作为平行穿插于小说、绘画、装置三种媒介过程中的最后一种媒介,是对“另世界”最直观精确的表达,不同维度、不同时序和不同体系下的设计在此统一为最终表现。在多种媒介交互中不断解读并获得新的刺激和理解,最终在空间营造中付诸实现,以建筑再现“另世界”。建筑本身对时空有着明确的界限,这其中事件(Events)的交互性构成建筑的关系体。运动事件被置入不同形式的秩序中,其中包括常规空间、非常规空间、作业空间、之间的空间、突发性空间、“流通”空间、“展示”空间、不存在的空间”等。「‘另’世界」关于空间的诉求是否被某一秩序组织并被精确表达,是整个“建筑思考”过程中的最终期待。
 

KEY WORDS 关键词 —— 构想发生器

The Magician / 魔术师
- The Narrow 狭窄
- The Correspond / 契合
- The Squid / 章鱼
- The Disposition / 错位
- The Amber / 琥珀
- The Sight / 视界
- The Stem Cell / 干细胞
- The Molecular Cuisine / 分子料理
- The Four Images / 四象
- The Chemist / 化学家
- The Jelly Fish / 水母
- The Atom / 原子
- The Clone / 克隆
- The Flounder / 比目鱼
- The Media 媒介
- The Chaos / 混沌
- The Artist / 画家
- The Owl / 猫头鹰
- The Heated / 被加热的
- The Brain / 大脑
- The Nine Sons of Dragon / 龙之九子
  
........

"The role of the illusion is derived from the clarity of the anomaly, not the mystery or the fog, and in the fundamental, there is nothing more amazing than accuracy." 

“幻觉的作用源自异常的清晰,而非神秘或迷雾,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比精确更让人惊异了。”

—— Robbe · Grillet / 罗伯·格里耶




【'Dislocation' — Psychiatric Research Center】/ Zhijie Zhuo
【从“错位”到精神病学研究中心】/ 卓志杰




Time can not make intuitive sight, but was able to make people feel, and is real.
时间不能让人直观看见,然而却能让人感受到,并且是真实存在的。


关键词:错位秩序 精神学 

作品简述:
以为想象不可能提供新的东西,以为想象仅仅在于对那些已经在感知中被给予的因素的重复,这是一种错误的见解。设计从批判事物表象出发,探讨精神性感知的重要性,想象能力区别于表象摄取,是精神感知的本原,是自我世界的充实。而我们所说的现实世界,其实本质上仅是我们的自我世界。不同的表达方式能否带来新的东西,而不是线性的补充至建筑设计,答案是肯定的,在这里建筑是一种思考方式。




梦的开始:



小说《梦境的现实》以时间(主观时间,个人对世界的感知而构成的自我时间)为线索讨论人对世界的感知形成并不单指眼睛所看。小说描述的场景呈现的是空间上的错位,所有的场景描述都由一个精神病人的内在世界展开,精神与身体发生错位,这样的转换是瞬间的。然而在看似写空间错位的事件,在内隐藏着时间的错位,时间并不直观的在文字中出现,而是要求读者用自身的记忆与想象能力将其引发。小说以两条一正一反的故事为线索:主人公的梦境与现实世界,他们互相穿插渗透而贯穿整个故事。直到最后,会发现看似线性的时间,不论正反,事实上进入
了一个轮回,互相重叠。在小说中,时间会瞬间的膨胀与突然的消弱,不断影响人的记忆功能,记忆功能是将时间统筹起来的工具,记忆功能若是削弱,时间便不再是所谓正常的时间,失去了时间我们不能再发生任何事件。




Compared to space, is the lack of representation of time, the original time is formed by human perception, however, when the human scale of its appearance presentation, time division for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time period.
相比于空间,时间的表象是缺失的,原本时间是通过人类的感知所形成,然而在人类对其进行刻度化的表象呈现时,时间划分为了主观时间与客观时间。

梦境的重构:

相比于他种表达方式,绘画是一种二维的呈现,是最能让人直观感受到的方式。然而第一视觉通常不能发现潜在内容。我们的眼睛会将时间作用于事物的力量屏蔽,可以说任何运动的东西都具有此在性,我们看不见过去与未来,即使是前一秒或后一秒。然而画是静止的,但是却可以引发人的想象。当我们进入想象时,我们便不再使用眼睛来看见时间的作用。


《视梦》(594×841mm,铅笔)

《视梦》以“无尽的街道”的情节再现支撑小说场景,用非正常的尺度关系探讨真实和虚假的关系。画面半部分看似是天空的繁星点点,实则是一个倒转的密集城市;下半部分是一个巨大的眼球,同时又是一个城市街道。当下半部分呈现城市街道上半部分为天空时,左右两边的空白即为沿街的建筑立面。反之,空白即是空白,眼球成为视觉中心,背景像消失了一样。


《消失的时间》《消失的位置》(594×841mm,铅笔)

《消失的时间》中用静止的画面表达动态的意象。画面中,建筑在运作的同时已经被毁灭,这是作者对当代城市建筑发展的一个小看法。在这里作者更想讨论的是时间问题,通过画面中白天与黑夜同在,过去与未来重叠,这里是主观时间而非客观时间。同时画面企图引导观者用主观时间感知、“看”清事物本质,下一刻建筑即会逐渐消失,直到白天与黑夜连接起来。

《消失的位置》以“位置”一词代替空间,这里的位置并不单纯表达方位,它更像是空间+人物,利用错位的“空间视角”将观者带入非正常的空间体验当中,用身体而非视觉感受空间。在画中,当我们视线移动时引力像是跟随我们的活动而改变。我们看向画面中心时,会发现一小块天空,当我们默认这是一幅仰视的画面时,却又能发现画面四周是建筑的屋顶,在这仰视与俯视之间不断改变空间场所,唯独只有身体才能去体验空间,而不单纯使用视觉。




Imagine the ability to distinguish the appearance of uptake, is the spirit of primitive perception, the world is self-fulfilling. And we are talking about the real world, the fact is our self is merely the world.
想象能力区别于表象摄取,是精神感知的本原,是自我世界的充实。而我们所说的现实世界,其实根本上仅是我们的自我世界。

感知的呈现:

在装置的设计中,所表达的是一种精神性的感知。作品由细小的构建组成一个巨大的整体,然而当白色涂料喷绘后,随即产生出一种不可视性。这所表达的是对现实世界的批判,或可理解为时间,我们如何感受时间,并不由眼睛所视,在白色不可视构架中插入黑白图片,当图片若隐若现的漂浮在空中时,整体构架才被显现出来,图片意为事件的发生,没有时间的事件是不存在的。在这里时间是从秩序到混乱的一种渐变,回忆是人所拥有时间的一个前提,然而却拥有一个延续的方式,从正交秩序到混乱变异,这是一个传染过程。




装置 《精神架构》


与前期研究方向结合,这是感知的一个片段,记忆的延续性,呈现的不可视性。探究的是人如何对原始世界产生感知,对自身精神世界的探索,以及对现实世界的质疑。

除了把当前世界比拟为疯人院外,还有什么是更好的。设计主题为精神病学研究中心,通过一个典型并且极端的例子呈现出精神学在建筑学上的应用,每个人都是精神病人,因为大家都或多或少处于自我世界中,相反,在于现实世界的人群其实是不真实的,等级化、制度化、模数化,都将人自身抹去棱角。精神病人便是这种例子的极端,绝对自由的精神病人呈现出极度真实的自我,这种极端的表现亦或是世界客观事物的本质。因此设计的内容以精神病人为主体,另一个极端即是研究医护人员,需要有严谨的逻辑与透彻的心理学研究的极端人群。







Building converted into a carrier of ideas,spiritual world projected onto the real world, looking for building self logical order and succession infection.

建筑转换成思想载体,精神世界投影至现实世界,寻找建筑自我逻辑顺序的传染与演替。

精神构建建筑:



在这里,讨论的精神病不指狭义的精神病种,如精神分裂,自闭等。精神病人这一特殊人群是将自身的感知放大,接受到的信息与常人不同,并且自身成为一个体系。排斥外界,拥有自我空间,对正常人生活的世界形成强烈反差。然而有研究称,在精神病人拥有足够的经济基础与不伤害他人这两个前提下,精神病人实则不需要被治疗。

精神病或许是有一定的传染性的,前期调研发现,当正常人与患者接触,如护士与精神病人的关系。传染轻者,护士认为外界的世界并没有疯子们的世界有意思,而选择常年与其生活,重者则自身变成精神病人。


建筑构思过程 概念模型


在设计中,将精神病人与对立的另一个极端人群(正常人)之间的转换以无序与秩序来体现。两者形成秩序与无序的极端,并且互相影响、传染;对立与结合、变异与传染都在建筑中呈现。事件不被预先设置在内,而是先将整体框架编织起来,以具体的人群介入映射出双线操作,轴网的秩序至无序的传染、形体的整体至离散、流线的清晰与错乱的相合、功能上所呈现的本原空间感知等等平行组合成设计。主题为精神病学研究中心,功能分为:医院、研究所、与患者住院部,对应着医院、学校、住宅三种常见的城市功能。

设计的课题是偏内向的研究,更偏向于一种监狱式的研究。建筑作为原生个体,感知外部条件刺激。内部通过空间原型置入重叠错位,产生不同的空间感知规则。我们成为外部对象的东西,无非是我们感性的本原表象,其形式就是空间。一般来说,在空间中被直观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事物自身。空间仅是人类感知的一种呈现。感知或许是一种虚幻的体现,然而却是最接近人本身体验的事物。我们唯有从一个人的立场出发才能够谈论空间,结构,空间形式,哲学观点等一切构建起建筑的方式,都离不开人本原感知。空间与活动两者相互依存。一个天井带给人恬静怡然的感知经验、封闭的长廊给人以快速通过的感受、高窗与低开窗所带给人的视觉感受等等。不讨论形式立面一类的表象元素,这些实际是研究空间内在的因素,体现的是人类精神感知层面上的设计与体验,因而进行空间感知原型的研究。



图表 《空间感知原型》


轴网在建筑中并非是一个可以直接获取的外部条件,然而却能让人在内部进行活动并且被感知。在设计之初,基于空间感知进行了在方形轴网内,通过外部刺激逐渐向内更新与变异的研究。场地选址于杭州梅家坞内部一个偏僻的深山茶园区域。在方形轴网与空间原型研究后,再回到场地这一外部因素,建筑则以线性空间序列呈现,这体现出建筑是一个过程,而非目的的呈现。场地中的树、水、山、池等都是对建筑形态的产生、功能的分布、整体到离散的布局、异体的插入、正交轴网到无序轴网的建立等共同组织起主客观复合的空间形态。


场地及轴网更新与变异分析图


形体生成过程图

建筑本身就是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结合,自我世界映射至现实世界的产物。精神学的研究对于建筑学是否能起到作用,答案是必然的,因为建筑本身就是人本身。
当把建筑当成一种思考方式时,或许比把建筑当成是一种目的的结果,更能让人体验到建筑本身的意义。




Spiritual presence and absence among the body of research after the fact, in terms of the text, language, architecture, both for the study of human self-perception of the original show.

精神存在与不存在之中,将其实体化研究后,无论从文字、语言、建筑上,都将为研究人类自身感知的原初呈现。

精神病学研究中心:




(模型照片)




(建筑图纸 平面、剖面空间示意图)





【SCENES 】
【现  场】

以精神病学研究为选题,紧紧结合建筑学理论,设计逻辑性强,研究工作有较高理论意义和实际价值,在不同研究手法中体现设计的独创性。设计利用空间原型对建筑语言与设计手法紧密相合,完整的呈现出精神学在建筑学上的应用。将建筑转换成思想的载体,并且将精神世界投射至现实世界,建筑设计手法具有较为深刻的发展意义且非常高的学术价值。




(评图现场:卓志杰与山山)



CHINA ACADEMY OF ART / ARCHITECTURE THESIS 
美术学院 / 建筑系 / 毕业设计及理论研究 
SHANSHAN QI / 戚山山